内容页广告

  作者 | 红肚兜儿,话少胸小眼神儿屌的写字狂图 | stella im hultberg 图来自网络认识一对开快餐店的小夫妻。刚开业时,小小一爿店,不足10平米。他们二十出头,脸上还有学生气。她做瓦罐汤,他做锅贴。大夏天,他把手伸进炉子里糊锅贴,脖子搭一条毛巾,脸热得通红。她给客人端汤送水,经常回头望他一眼,然后过去帮他擦汗。一年四季,早上四点起床,因为早点档人最多。晚上也要坚持到11点,直到周围的店都熄了灯,他们才打烊。瓦罐汤很正宗,不掺水,不少料。锅贴很香,皮薄馅足。我经常去他们的店,慢慢也就熟起来。他们大学开始恋爱,他家里穷,她知道。也不是多好的学校,毕了业,工作并不好找。他们都想在城市扎下根,考虑之后,开了这个小店。那种辛苦,终日忙碌,腰酸背疼,洗碗刷碟,有时遇见难缠的客人,还要忍气吞声赔笑脸。但是,忙乱中他们互相看一眼,就又咬牙坚持下去。她嫁他时,爹妈气得骂她,“你长得又不丑,有车有房的男人找不到吗?将来你就知道了,跟个穷光蛋过一辈子,有你罪受的!”这些年,看着他们起早贪黑地苦干,累极了,她脸上挂满疲倦,却没抱怨;晚上出租屋里老鼠乱跑,她也在他怀里笑。生意慢慢地好,雇了帮手,盘下了隔壁的店面,又装修,卖的快餐品种也多起来。直到今年,他们在靠近市中心的位置买了房。她说,我俩齐心协力过日子,总会好起来的。经常有自诩成熟的人,用“穷”来吓唬信奉爱情的人——贫贱夫妻百世哀。所以,爱上一个人之前,先要讲条件。家境如何,薪资几许,车房是必备,最好没贷款。仿佛只有在优越的物质时,爱情才配称之为爱情。那很像《欢乐颂》里的樊胜美,有貌有身材,聪明,工作能力强,却一度因为自己家庭负担重,又想在上海站稳脚跟,总想着嫁一个钻石王老五。一步登天。王柏川爱她,可那种爱显得不值一提。嘴上说爱有什么用,你倒一百杯热水不如有一百万存款;你想给她好生活,可是连开的车都靠租;你像一只碌碌小蚁在城市里挣扎,她跟了你,不仅享受不了荣华富贵,还要一起吃苦受累。她也爱王柏川,可是她抗拒了很久,不敢爱,因为一旦爱了,她就得跟他一起从最底层慢慢往上爬,而且随时会摔下来。尽管如此,物质可以替代爱情吗?如果爱情只是丰衣足食,只是孔雀站在金框镜子前优雅地梳理羽毛,只是住在高档小区进出开好车背名包,那么,可以。只要你不在乎和对方在一起时,别说心动,身体里哪怕分泌一丝荷尔蒙;别说共同语言,说出的话哪怕对方懂得一句。关关为什么一直没和相亲对象结婚?那些人都是父母精挑细选,物质条件都很好,都可以一结婚就给她稳定优越的生活——因为她知道,那些人不爱她,她也不爱那些人。不爱,才可以赤裸裸地谈条件。爱情确实不能当饭吃。但是,为什么要拿它当饭吃?爱情是我认准了你,那么再苦再难我都愿意和你一起抗;爱情是一起吃方便面,你也把牛肉粒拣给我。嫌弃对方穷,无非是不爱罢了。朋友中有一对夫妻,十几年做网店,在一线城市买了别墅,还有几台车。有次聊到“爱情与金钱”,那个妻子说,“我觉得钱不重要,真爱一个人的话,穷有穷的过法。”有个不明就理的人就怼她,“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呀,你自己嫁了个富二代,当然可以说不在乎钱。”她说,他不是富二代。他们谈恋爱时,兜里都没什么钱,他三个月不吃晚饭,攒钱送了她一个手链;结婚时,双方父母都不同意,也就没婚礼,领证那天在路边店吃炒饼喝啤酒庆祝;婚后住了两年地下室,俩人也没吵架,都拼命干活往好日子奔。她说,遇到对的人比赚钱难多了,所以我很庆幸,所以再穷再苦也觉得幸福,所以每一天一睁眼就充满干劲儿。网上曾有一个选择题——你是愿意和爱的人一辈子穷困潦倒,还是愿意和不爱的人一辈子衣食无忧?说得好像爱情与面包成了水火不融。有人在回复里说,当然选和爱的人在一起,因为如果两个人真的相爱,就不会穷一辈子。你一定会为了对方而努力上进,奋力拼搏,有了这样的生活态度,就算穷,日子也可以慢慢好起来,大富大贵是极少数,至少自给自足的水平,完全可以达到。何必把责任都推给穷。在一档情感节目里,女生委屈地说,男友如何好吃懒做眼高手低,不肯找工作挣钱,事事都要她做,两人经济拮据,她很爱他,可他为什么不能改变?不会改的,因为他不爱你。爱的话,一秒都不肯看着你吃苦,自己却高枕无忧。穷,从来不是一个人的缺点,破罐破摔才是。爱情,也从来不是盲目的,爱他就该陪他喝西北风?错,爱他是因为他会挺身而出——为你挡着风。

浏览次数 :
内容页广告2
上一篇:【杂谈】从天津到北京骑行大概需要多久?  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访客评论专区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|